文苑撷英

梅方义 评论——《从心底流淌的歌》

作者: 梅方义     时间: 2021-12-02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从心底流淌的歌    

——读李永刚的组诗《一个矿井的记忆》有感


今天,李永刚老师送我一本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他写的叙事组诗《一个矿井的记忆》,一口气读完,让人感慨万千。

诗中描写的是澄合矿务局下属的权家河煤矿,一个建设于一九七0年,红火了四十五年的煤矿于二0一五年永久关闭,“我怀念它,如同怀念自己的亲人。”永刚先生在权家河矿工作了十二年,这十二年是他的青年时代,是他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这首诗是一个对远去矿井的追忆,写的深刻,写的悲壮,写的情深义长。我看过许多写煤矿的文学作品,写的都不像煤矿,唯有这首组诗的深情描绘,深入骨髓中,流淌在血液里。从矿井到矿工,从矿工到家属,子校、邮电所、俱乐部、菜市场、知青食堂这些作者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都能勾起作者的回忆,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自然,就像从心底里流淌的歌。

冯启、王矿群、靳崇礼、孙登华……这些作者耳熟能详的人物,他们在平凡岗位上的默默付出造就了权家河的繁荣。永刚先生长期在基层工作,热爱生活,热爱矿工,热爱煤矿,与广大群众交朋友,这也是他创作的源泉。他大学毕业就分配到权家河煤矿,他在基层工作了38年,从一名煤矿中学老师到矿务局和钢铁企业的党委书记,他留心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多年的基层工作经历是他诗作高产的重要原因。水、火、瓦斯、煤尘、顶板……这些都是煤矿安全的拦路虎。在那个年代,选择煤矿就是选择艰苦,选择煤矿就是选择付出,作者笔下的王书强是权家河矿掘进三队的班长,还是一名文学爱好者,但是井下的一次事故,让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28岁,还留下了刚满月的孩子。还有一个叫川子的极其热爱生活的矿工,不到50岁就死于“矽肺”。(“矽肺”是煤矿工人的职业病,系长期在井下工作,吸入煤尘所致。)“他们的鲜血红过太阳,他们的汗水大过泪滴。”在这里,我们要向所有的煤矿工人致敬!

诗歌是文学殿堂中的贵族,讲究造境造意,追求境外之旨,言外之意, 没有很好的诗歌创作的修炼,是很难驾轻就熟,达到诗的境界的。作者在权家河有12年的工作经历,要用诗歌把期间的所闻所见、所感所想以诗的方式记录和表达出来,对作者的诗歌驾驭和表现能力实在是一个考验。读完组诗,掩卷回味,我深以为作者是比较成功地完成了这个考验的。他不仅用诗人应有的真情去抒写和表达对权家河矿曾经的人、事与场景的深深念想,而且在抒写和表达时,十分注重用诗的思维、诗的意象、诗的语句、诗的节奏来完成这样的表达,这样,才使得全诗充满着诗味,成为真正的组诗。这也充分表现了作者对诗歌创作娴熟的构思能力、造境能力、炼句能力和对全诗创作的整体驾驭能力。本诗不仅文字考究,还十分压韵,朗朗上口。以至于樊强、王芳等陕西知名的朗诵艺术家都朗诵过这首组诗。

最近,李永刚同志又成功当选为中国冶金作家协会出席中国作家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他是矿工的骄傲,也是陕煤集团的骄傲。

(陕煤总部  梅方义

上一篇:马文福 散文——《陕味珍馐,羊羹独秀》 下一篇:樊春虎 诗歌——《站着等你三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