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建工作

我收党费的哪些日子

作者:潘云     时间: 2018-02-12     点击:442次    分享到:

我的工作是在党群部当一名组织员,跟矿上所有的党员都会打交道,收党费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对收党费的各项规定更是烂熟于心,甚至于常常在网上盘点交党费的故事, 抗战老兵代亡妻交党费耄耋党员怕生命终结提早交党费。 给予了我很多的感动,在革命战争年代,不论生活多么困难,党员都会把党员义务摆在前边。可是现如今,有的收入很高的党员却不及时、足额交纳党费,为了少交党费找借口,简直没有一点党员该有的样子。最近发生在我身边的两件事却颠覆了我曾经的认知。

赵石军,原朱家河煤矿准备队的一名普通工人,因去产能矿井关闭后,他就成为了一名待岗人员,妻子没有工作,两个孩子都在上学,他自己又身患重病,不能干重体力活,对于一个40多岁,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汉子来说,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2018年的元月6日,他让同住在马村矿的一位同事捎来40元钱,说是自己的党费,这个20147月正式入党,有3年党龄的党员,上班时每月准时将自己的党费交至该队的党支部,离岗后,为了能及时交上党费,有时到矿不方便,就让在岗的同事帮他交,上交党费,说小也小,说大也大,但是在他的眼里这件事却似乎越来越大,在他的意识里,交党费是体现党员党性的最基本要求。如果连最起码的义务都做不到,怎么谈爱党为党?

2017年底,朱家河矿摸底困难党员,有很多人都写了困难申请,但是赵石军没有写,当党群部的同志了解到他家的困难,找到他家的时候,看到他的家里只有一个能坐两个人的烂沙发,一张木板床,仅有的两台电器就是25寸的老式电视机,和一台用来做饭的电磁炉,他说,“我年轻轻的,有手有脚,比我困难的职工还有很多,我怎么好意思写困难申请,去麻烦党呢”?在他看来, 既然加入了共产党,就应该爱党为党,否则就称不上一名合格的党员。

于会琴找到我办公室将自己丈夫2017年最后一个月的党费交给了我,裴彦民是朱家河煤矿原机电队副队长,一次事故中,裴彦民工伤成了病养在家的人,但他没有忘记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因为身体不便而不能到矿交党费时,就让在矿上班的妻子代他交,2016年时妻子也退休了,但是给裴彦民交党费的工作却没有停止,因为朱家河离家较远,来去不方便,他就让妻子两三个月去矿上交一次。他觉得作一名合格的党员,就应该继承老一辈党员的优良传统,从主动交党费开始。(潘云)

 

上一篇:澄合矿业:让困难职工在温暖关怀中快乐过春... 下一篇:蒲白建庄矿业:别样的年礼,让思乡的流量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