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刚平 散文——《陕北之冬》-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文苑撷英

杨刚平 散文——《陕北之冬》

作者:杨刚平     时间: 2019-02-01     点击:3063次    分享到:

陕北之冬


立冬的那天起,遥远的西伯利亚寒风一路南下,横扫着蒙古高原、鄂尔多斯高原、黄土高原,所到之处狂风呼啸,寒风刺骨。凛冽的西北风不分昼夜地吼叫着,枯叶一缕缕地偎依在荒草下面,残枝像是被剪断似的纷纷跌落枝头,山上的飞鸟都钻进草丛里躲避着寒冷,太阳无力地照着大地,愈发显得冷清凄凉。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季就要开始了。

朔风劲吹,阴云蔽日,陕北的雪往往不期而至,来的突兀,下的酣畅,去的玄奇。傍晚时分,天空中悄无声息地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真如“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的壮阔。无需多时,人归鸟返,万物尽白。一夜醒来,推门远望,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山川河流粉妆玉琢,黄土高原银装素裹。东方天际,一轮红日冉冉升起,呈现出一片安宁祥和的景象。人们起床后,开始扫雪,先扫开存放干柴,煤块地方的路,接着是沟底井边的小道,还有猪羊圈、土豆窖。其他人家也开始扫雪了,从扫雪就能看出一户人家的人丁是否兴旺,勤劳或是懒惰。雪可以粉饰一切表象,也能凸显出最本质的东西。每家每户的路都扫开了,就像在一张雪白纸上描绘出一条条蜿蜒曲折的线条。村人们继续扫着大路上的雪,大路是外村人来去之路,但同样也要扫开,便于路上的行人安全到家,陕北人称之为“送路”。“送路”是陕北人的传统习俗,是陕北人勤劳质朴、和谐互助的写照。

陕北的窑洞里,熊熊燃烧的炉火隆隆地吼着,馋嘴的孩子早已在炉膛里塞进去土豆、红薯烤着。忙碌了一年的人们享受着这难得的冬日时光,土炕上的女人们做着针线活,拉着家长里短,时不时地喊着贪玩的孩子赶快温习功课,男人们围着火炉玩扑克,下象棋,摇骰子。这时,有人提议“打平伙”,众人响应,说干就干,从羊圈里拉来一只大肥山羊,几个人忙碌着开始杀羊,其他人则继续玩着。大锅里炖着的羊肉散发出阵阵的香气,吸引着玩闹的孩子都聚过来想吃上一块。羊肉熟了,锅盖一揭,大家就大吃起来了,大人小孩都可以敞开肚皮吃。大家一边吃着一边说着邻里之间的琐事,平日里有矛盾的人,在众人的化解之下,和好如初。最后按人均平摊羊肉钱,颇有原始人共同劳动、平均分配成果的遗风,这是陕北古老的传统习俗,一直延续至今。

“咚咚嚓!咚咚嚓!”,忽然从二三里以外的地方传来了阵阵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喜庆之声。一声“看秧歌去喽——”,打破了小村庄平日的宁静。顿时,黄土高原上的沟梁峁岔穿着新衣的孩子们在呼喊着,奔跑着;大人们也三五成群的去看“红火”,赶热闹。你看那两条长龙似的队伍被人山人海包围着,伞头手中的七彩伞像陀螺似的旋转着,十字步扭得轻快而又刚劲有力。长龙中帅气的小伙摇头摆尾的踏着鼓点尽情的舞动着手中的红绸上下飞舞,俊美的姑娘双手中的彩扇犹如两只蝴蝶翩翩起舞,年长的大爷还能快速的飞旋着手中的花伞,动作表情舒展大方,年迈的老太手舞着大红花笑得合不拢嘴。头裹花巾,穿着陕北风情节日盛装的汉子们,围着红色牛皮大鼓甩开臂膀擂的震天响,叼着烟拍着大小铜镲的男人快要把铜镲都拍破了,打锣的跟着总指挥的哨子敲出不同的锣音作为提示指挥。看着热闹的秧歌,听着那唢呐鞭炮的响彻云霄之声,人们脸上都洋溢着幸福。不喜热闹之人双手互捅进棉袖筒里,背靠着墙,或蹲或坐,在向阳的墙根下抽着烟,说着话,沐浴着冬日暖阳,一片舒适惬意。

陕北的冬天就是一幅幅美丽的年画,漂泊在外的游子每当在寒冷的冬季里就想起了故乡大雪纷飞的美景,暖窑热炕的画面,红火热闹的秧歌……日思夜想着早日能回到那个“根”的地方。

当这里的碾磨从早晚“吱呀——吱呀——”着,就快要过年了……

(北元化工 杨刚平

上一篇:刘江雄 散文——《按下快进键》 下一篇:任郭英 诗歌——《我和我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