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光荣散文诗——《湿淋淋的记忆》-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文苑撷英

张光荣散文诗——《湿淋淋的记忆》

作者:张光荣     时间: 2018-08-08     点击:4375次    分享到:
 

 湿淋淋的记忆


1

    窗格上的冰凌花,如同倔强的守护者,硬是在阳光的滋润下不肯融化。我倾心地触摸她的娇容,她风情地向我回眸。

    她能有多大的定力。我还不信了。于是点燃一支火把,让她在烈焰下显露惨容。

    烈焰焚烧,冰凌花却依然无动于衷。愤怒里,我挥拳击向窗格,厚厚的窗格裂了。冰凌花却依然巍然不动。我惊诧不已。难道是她,在孤傲中嘲弄芸芸众生。

    我的思绪久久难以平静,不停地咯血咳嗽,而美丽的冰凌花啊,却在我的长叹中,悄然地逝去。

    即便是化作成水,她也依然无痕。我的忧伤,只能在万千的惆怅里,撒落一地唏嘘。

2

    将圣洁的月光捧在胸前,嘈杂的、喧嚣的嘶鸣,不知是来自那个角落。我只能忍痛接受意外的洗礼。

    远方,是一群朝圣的智者,他们虔诚地匍匐前行。天地间,没有一丁点亮光,唯有冷峻。

    不忍打破禅意的气氛,只能选择逃避。月光下,所有缠绵的风情,注定是过眼的浮云,来去匆匆。

    走走停停,所谓豪迈的经历,注定毁于凄婉的夜色。明争暗夺,场场厮杀,都是红颜若下的祸水。擦肩而过的奔涌,只是躲避不过的追忆。

    寂寥里,我怎敢接受智者的抚摸,只能将奔涌的思潮掩埋沉甸甸的胸腔。然后,用温情的絮语,诠释曾经经历的荒诞。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辗转奔波的人们啊,累了,为何总是不敢停下来休息?

3

    羽翼未满,生命就像短线的风筝。

    生命的港湾在何方,风雨飘零的日子,谁能把握生命的多彩?谁都难以把握。

    难道你要堕落。即便堕落,也要呈现美丽的姿态,可别让人们笑话。那飘飞的红笺,定会存留你我生命演绎的激情。即便短暂,也是激情燃烧的美丽。

    死不足惜,生过于痛苦。繁华落尽,诱惑你的蔚蓝,注定不会是欢愉。

    以飞翔的姿态积蓄力量,死神的召唤,是对生命的摧残。在痛苦的呻吟中惊醒,理想的种子在豪放中悄然发芽。

    诗句如花,激昂醉人。活着,就是一首好诗。勇敢地与世俗挑战,麻木不再是对生命的践踏。

    将错就错,在微笑中打开久闭的心门,怯懦、猥琐、悲哀,将不再是枷锁。

4

    不知与谁能成为要好的朋友,岁月洗涤过的每一个瞬间,我都在默默地流泪。

    我总是害怕,害怕生命宛如流星,不经意间结束。要是这样,我坚守的约定,不知几时才能兑现。

    与生命抗争,与灾难抗争,无休无止的毒素,恣意地侵蚀我的灵魂,我的肉体。令我寝食难安。

    打开封闭已久的心门,以飞翔的姿态拥抱青春,一串串或深或浅的足迹,都是淡淡的情怀,无限的梦呓。

    在太阳沉没的河床上挣扎,冰凌上留下的爱,是孤独赏赐给我记忆的疤痕。

    (张光荣 神木煤化工)

上一篇:亚东散文——《理性与激情》 下一篇:刘波散文——《再回西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