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静散文——《姥姥的端午粽香》-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文苑撷英

李静散文——《姥姥的端午粽香》

作者:李静     时间: 2018-06-11     点击:4972次    分享到:
 


姥姥的端午粽香

 

     “棕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儿端阳,那儿端阳,处处端阳处处祥。”儿时熟悉的端午歌谣从儿子的口中流出,清亮、脆生,把我带回了孩童时候的那个端午。

    小时候,家里生活并不富足,孩子们也就格外盼望过节。还记得,自己常会做些有关节日的美梦,那梦里的丰盛和欢乐,会悄悄变作梦醒时的鼾水,惹来姥姥的讨笑。当然这些节日里,端午是最有趣的。

    每逢端午,天还未亮,姥姥细碎的步伐,便踩着一地晨露的湿润来到我的床前。粗糙却又温暖的手掌摩挲着我绒软的头发,一边轻声唤着:“小妮妮哟,起床了”,一边仔细又神圣的在我稚嫩的小手腕、小脚腕上,系上她亲手编织的“五彩绳”。顺着姥姥一下下掂起又落下的荷包,我蹭蹭鼻尖残留着栀子花香拂过的痒痒,睡意便在这芬芳之中忽而散去了。

    端午的香,先是粽叶的清香。翠绿的叶子有竹叶般可爱的外形和艾草般爽利的气味。姥姥将两叠叶子散乱地铺在白瓷的盆里,顺势浇下一壶滚烫的开水,顿时,水汽升腾,激发起了厚厚的雾气,也携裹着袅袅的清香。这景象虽简单质朴,却像刻在我脑海里一般。长大后每每冲茶,茶叶里蕴着的香气被流下的沸水逐渐点染开来,闭目深吸一口气,仿佛一下就被带回到了在姥姥的身边。原来,清香是可以生长的。

    我溜进厨房,看那泡了一夜的米,此时粒粒透亮饱满,相互倚着,慵懒得越发沉甸甸了。凑近闻闻,那本淡然无味的生米也被姥姥施了魔法一样,浓香四溢,沿着我的鼻腔直落在我的胃里,唤醒了跃跃欲试的馋虫们。姥姥的粽子原始又纯粹,只是放了经典的糯米和红枣,青翠的叶裹着红白的馅,过了姥姥的巧手,只只精致饱满。

    最令我着迷的,是姥姥包粽子的过程:三层粽叶很有分寸的错落着搭好,轻轻展开、抹平,两手巧妙的一弯,便弯出个小小的圆锥形容器,姥姥娴熟的省去了填米的小勺,麻利地在盛米的瓷盆里捞个几下,顺便捏起两颗红枣点在正中,再拢起一撮糯米把枣子深深藏起,不少不满。姥姥的手紧攥着满馅的粽叶,捏、盖、转、缠....快速的让我丝毫看不出门道的瞬间,便摊手晾在我眼前一个精巧的四角粽子。每一个,我都要从凳子上起立、欢呼、用力拍巴掌,乐此不疲。

    粽子入锅,盖子被姥姥盖的严严实实的,边角也严谨的夹上夹子,只听里头咕嘟作响,一刻不停。我像极了热锅上的蚂蚁,一下跑到锅边试探,一下环住姥姥的腰身,一遍遍焦急地催问姥姥何时可以开锅。姥姥拗不过我这个馋猫,便放下手里的活儿,搂过我坐在灶火旁,梳理着我的小辫儿,哼着不知名的儿歌,用她的智慧抚平我的急促,用她的慈爱陪我静候成熟。那锅中的沸腾伴着姥姥的歌谣,是我记忆里关于端午最动听的唱腔。我吵着要姥姥教我包粽子,姥姥却说:“我的小妮妮可不是干活的命,要清清闲闲享一辈子福呦”。

    此时,耳边又响起了儿子学着我的样儿唱的端午的歌谣。我恍然明白,原来享一辈子福,就是每个端午都能吃到姥姥包的粽子。而如今,姥姥的粽子却只能隔着时光,用记忆的温度敲打我的味蕾。

   (李静 物资集团)


上一篇:王云娣散文——《坚守初心 无问东西》 下一篇:张宠冲——《汲取智慧营养 不忘奋斗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