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卢妮散文——《奶奶的菜园子》

作者:卢妮     时间: 2018-05-09     点击:1219次    分享到:

 

奶奶的菜园子

   

    五月的假期,归途,心竟然急殷殷的,双手握紧方向盘,脚下的油门也默默加大了,回到安宁的小村庄,心就踏实了,莫名的舒展了。   

    推开门来到奶奶的菜园子,却不是印象里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样子,几何形的花圃里月季开的正旺,可旁边的杂草也和它们几乎比肩同高了,小径两旁的牡丹、芍药、鸢尾花虽竞相开放,但也是和杂草相伴,叶子上灰蒙蒙的一层灰,花儿也灰塌塌的没有光泽,像是无人看管,久未洗漱的野孩子,疯狂生长。

    小径旁一畦一畦的菜地,久无人管,更是杂草丛生,地梁也被雨水冲刷的坍塌没型了,荒芜的让人不忍直视,原本亮白的水管子也昏黄的从水龙头的接口处长长的摆放在小径边上,了无生机,整个园子已没了往昔的模样,曾几何时奶奶生机勃勃的菜园子竟这么颓废了。

    奶奶要是还健在该有多好?

    泪目中,分明看见不能下地劳作但又闲不住的奶奶脖子上挂条毛巾,花白的头发随风飘动着,或拿着锄头除草,或拿着水管侍弄着,浇灌她的菜地或花儿……

    往往,春天是从奶奶荷把铁锹或锄头开始,翻地、整地、播种、施肥,等待林林总总的蔬菜种子发芽,没几日各种菜苗破土而出,奶奶就面露笑容,如对待初生的孩子般对它们呵护有加。个把月时间菠菜和莴笋就绿莹莹、脆生生的能吃了。

    盛夏时园子里就热闹起来了,也是奶奶最高兴的时候,总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锄草、捉虫、打伢子,任汗珠挥洒也乐此不疲,看着一排排挂着长豇豆、四季豆、带刺挂着黄花的黄瓜、结满繁硕的红的绿的西红柿、紫莹莹的茄子……  时常乐呵呵的笑着,像是个阅兵的将军。

    奶奶最会地尽其用,根据不同季节蔬菜生长特点,采用茬口混搭的方式立体种植各种蔬菜,例如在高架地里套种大蒜、韭菜,在白菜地里套种莴笋,畦垄边种植蚕豆、豌豆;涧边上种南瓜、西葫芦,让藤蔓沿着涧梁、支架攀爬,满眼生机。

    每逢假日回家,也是我们和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饭时,择一把长豇豆,捡几个青辣子,割一撮韭菜,再摘几个茄子……就是一桌绿色无公害,美味丰盛的家宴了,或是有爱的浸透,吃起来竟格外的美味。

    孩子们也对菜园子充满了好奇,忍不住的想去探索一番,喜欢去菜园里帮忙,锄地、拔草、摘豆角等等,有时候还在晚上学着奶奶给菜园子浇水,享受这不一样的田园生活;或是夏天的黄昏,拉着我们猫着身子钻进瓜架、豆角架下,往往会有惊喜的发现,譬如成熟而漏摘的菜瓜、黄瓜、西红柿,老母鸡一样孵在草丛里的大南瓜……摘下的各种蔬菜,丰富了家人的味蕾,也装满了我们走时的后备箱,而吃不了的南瓜和冬瓜,往往储存在床底下,留着慢慢吃。

    现在的菜园子托付给本家一个爷爷打理,许是对奶奶的无限怀念,许是处于对奶奶那片菜园子的怀恋,所以,适逢合适的假日,我都要回去奶奶的菜园子转转,在地头凝视一会,想想过去这片菜地硕果累累的情景,每每这时,我总是能看到奶奶花白的头发,笑呵呵的样子。我知道,我们就像是归巢的燕雀,节假日就会飞回老巢, 怎么也走不出那片菜园子,虽斯人已去但依然有奶奶对我们的牵挂。

    从清浅的初春到葱郁盛夏,从丰硕秋天到落雪的寒冬,奶奶的菜园子是我们身心栖息的地方,是爱的港湾,是我们灵魂的归处,我爱这春有菠菜、莴笋,夏有黄瓜、茄子,秋有辣椒、南瓜,冬有萝卜、白菜,一年四季,都是一片诱人的翠绿的洒满思念,结满乡愁的奶奶的菜园子。

 

   (卢妮 运销集团)

上一篇:刘彪摄影作品——《矿区建设者》 下一篇:陈欲晓摄影作品——《海底总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