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孙文胜小小说——《钥匙》

作者:孙文胜     时间: 2017-12-12     点击:16次    分享到:

钥 匙

 
    年终总结会上,大发笑容满面,风光无限。他不仅荣获了集团公司年度先进工作者,而且拿下了他最看重的一个奖项:科技创新奖。
    两个奖牌抱进门,他顾不上掸掉肩头的落雪,就招呼着妻子快来看。妻子正对着镜子描眉毛,回了一下头说,得个奖有啥高兴的?又奖不了几个钱。你没看这几年,家里的大事小情儿你帮不上忙,自己还累得成了驼背大虾米,哪天当上科长了,再来给我报喜吧。
    几句话,呛得大发没了声气。
    大发在技术科副职上已坐了六年整。近日,又有一任科长上调了,老婆说的应该就是这件事。可这主任的位子,是谁想坐就能坐的?
    集团举办体育竞技赛,大发的打乒乓球水平,那可是小学时就练出来的,杠杠的。比赛结束那天,大发得了奖,兄弟单位几个好友嚷嚷要祝贺,他就带他们简单地吃了顿饭。一哥们借酒劲点拨他,你们科室目前就你资历老,科长走了,你就没点想法?大发懵懵懂懂地看了看他,又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那哥们拍拍他的肩,神秘地说,烧香要走对庙门,开门要有真钥匙哦。
    庙门?钥匙?
    回家后,他给妻子说了这件事。妻说,有道理。钥匙要是拿不对,啥门也都打不开。
    上学时,大发倒是听老师说过,书籍是智慧的钥匙。今天这饭吃着吃着,咋就扯到钥匙上去了呢,这又和升职提拔有什么关系。他愈发迷糊了。
    这天,大发陪同领导到省城参加“科技月”活动。返回时,路遇一家画廊举办书画展。平日里俩人对写写画画都有些兴趣,现在事情刚好办完了,就不约而同地进去看了看。领导看完了东厅看西厅,看完了书法看画作,当他神情专注地凝视着一幅油画时,大发的脑子突然活泛了。钥匙?对,钥匙!他找了个借口,偷偷跑到主办方那里去打问,没想到那幅获奖作品的售价吓得他噤了声。
    大发焦躁地搓着手,就找了个僻静处给妻子打电话。妻在那头宽慰说,犹豫个啥呀?舍不了羊套不住狼。咱的“宝”可就押在那上面了。大发咬咬牙,就去淘回了那幅画。
    大发进门时,晚饭刚刚端上桌。妻问道,“钥匙”到手了?大发兴奋地点点头。妻接过去就要看,大发瞅瞅厨房,对妻耳语说,等娘睡了再看吧。妻一愣,随即会意地吐了吐舌头。
    娘老了。忙完活儿,坐在电视前老打盹,大发就扶娘回房躺下了。
    拿出画,俩人仔仔细细地欣赏过。大发突然问,领导会收吗?妻子挠挠头,直接给人家肯定不会收,谁也不想落个受贿的名声。我看,咱就假借艺术交流呗。
    大发觉得有道理。为了“交流”时不露底,教美术的妻子还从立意、色彩、线条和构图等,对大发进行了个小培训。功课备足了,睡觉前大发小心翼翼地就把画藏在了沙发底。这玩意儿,也不能放房间,小孩子不定会给损毁了。
    第二天一早,大发去取画却发现画儿不见了。正慌神,娘拿着拖把走了过来。她看了看四下,低声呵斥道,还找,就不怕你媳妇看见了?大发一愣,很快就明白了,娘指的是淘回的那幅名为《裸背》的女体图。娘从乡下来,骨子里面很传统,看不惯这画不奇怪。他解释说,娘呀,那是艺术品。娘反问,光身子的也算?大发哭笑不得,那不就露了些脊背嘛。
    娘说,还要人家露多少?我看你小子进城没几年就学坏了。
    眼看着遮遮掩掩说不清,大发只好说了想送礼的事。娘的脾气更爆了,咱庄稼人凭的是一滴汗珠摔八瓣,自己打的粮食自己吃,啥时候干过溜须拍马的事儿?不想干了,就和我回家种地去!
    娘坐在沙发上胸口一起一伏,呼呼直喘粗气,大发恐因莽撞气坏了娘,就安慰了几句,赶紧拿上包先去上班了。
    忐忑了一天回到家,妻指着一堆纸灰说,画儿被娘烧了。大发的额头立马冒出了汗,你没拦娘?妻说,我是想阻挡呢,可我,我怕娘骂我也走歪路哩。
    过完春节,单位召开了春训会。会后,谁也没料到,大发正式被任命为科长了。

    (孙文胜 运销集团)

上一篇:张桂英散文——《东篱下》 下一篇:刘峰个人诗文集《永远为您歌唱》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