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文苑撷英
石强小小说——《老王的心事》

作者:石强  时间:2017-10-09  

 

老王的心事

 


    老王今年48岁,在煤矿一线工作了整整30年。三十年如一日,回想起十八岁那年背起行囊毅然走出家门的情景,有辛酸,有苦痛,也有年少时自由不羁的梦想。三十年过去了,老王最欣慰的是自己拥有一位贤惠的妻子和一个优秀的儿子。

    儿子今年参加高考,高出一本线20分,亲朋好友纷纷前来祝贺,无不羡慕老王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儿子,有的甚至把孩子带到老王家“取经”。老王谦虚的说:“孩子念书这事,都是孩子自己的努力和他妈的功劳,我呀,忙的一辈子就跟煤黑子打交道了!”

    当全家还沉浸在儿子高考成绩的喜悦中,儿子在一本厚厚的《高考专业报考指南》中选择了采矿工程。“采矿工程”?“那不还是在煤矿挖煤吗?”老王的眉头突然皱了几道弯,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这个专业我不同意!其他专业都可以随便报就这个不行!”

    三十年的煤矿一线工作,老王的心弦时刻紧绷着,如今国家对矿井安全高度重视,先进的设备,精湛的技术都与几十年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虽说安全系数高了,但并不完全代表安全零事故,不代表安全事故不会发生。老王清楚的记得十八年前临近春节的一个晚上,自己刚好上夜班,突然家里打来电话,妻子快要分娩了,正在被救护车送往县医院的路上,老王必须火速到达医院。一边是家中多病的父母,一边是独自一人忍受疼痛的妻子,老王犹豫再三,还是跟刚刚休班的老李换了班,一股脑跑向了医院。凌晨两点半,一声急促的啼哭声,儿子呱呱坠地。老李心疼地望着妻子,以及老天赐给他们的宝贝儿子,那一刻,老王工作的干劲更足了,他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凌晨六点,老李迷迷糊糊的趴在妻子的病床旁,一个滴滴的电话吵醒了老王的美梦。“老王!不好了,出大事了,煤矿透水严重,井下已经淹了二十多个工人了……”老王的脑袋“嗡”的一声,整个心瞬时被掏空。截止第二天十二点,所有井下的二十八人全部遇难,包括同班组的老李。听到这个噩耗,老王曾几度昏迷,不省人事。

    三十年来,老王每次想起老李就忍不住落泪,如果不是那次换班,井下出事的人就是自己啊!三十年,老王自己也曾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最不想再让儿子冒这个险,打心眼里不希望儿子报考采矿专业。可儿子偏偏在这个事情上和自己发生了分歧,儿子觉得父亲一直是自己的榜样,从小父亲黑黝黝的脸上写满了慈祥温暖的爱,这让儿子觉得很自豪,他希望运用先进的技术手段不断开拓煤炭行业的光明前景,他相信自己一定有能力,有信心成为比父亲还要优秀的技术工匠。

    为此,老王一直忧心忡忡,坐立不安,眼看三天的志愿征集时间就要结束,儿子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老王辗转反侧,他焦急中想了一个主意,他要给儿子篡改志愿!虽然是违背儿子意志的莽撞决定,但是眼下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和妻子商量后,偷偷的打开了儿子的电脑,将儿子的专业改成了相对热门、工作相对稳定的经济学专业。这下老王轻轻的缓了一口气。

    七月的盛夏本来就应该属于像儿子一样的莘莘学子们。七月十号中午,儿子拿着录取通知书跑回了家,老王在惊喜和忐忑中望着儿子,没有发生任何异常。打开通知书的时候,一行加粗的黑体字“恭喜王小雨同学被我院采矿工程专业录取”瞬间映入眼帘!原来志愿即将结束的两个小时前,班主任要求全班同学再次确认志愿的填报信息,父亲的“阴谋”被儿子识破,懂事的儿子只是将那个爱的秘密保留到拿到通知书的这一刻。

    “小雨呀!你真是……”老王回到了卧室,半晌说不出一句话。老王躺在床上,心里的石头又一次重重的压在心坎上,他容不得儿子有任何闪失。到底是年纪大了,想着想着竟打起了鼾声。夜里,老王梦见儿子毕业了,顺理成章的分到了自己所在的煤矿,当了一名优秀的技术员,正拿着技术比武第一名的荣誉证书往自己怀里塞呢,那红彤彤的本本,金灿灿的“荣誉证书”四个大字呀照得自己怎么也睁不开眼。

 

    (石强 蒲白矿业)

上一篇:周萍散文——《山是一...    下一篇:丁菲诗歌——《致思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