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文苑撷英
孙文胜小小说——《唱戏的九儿》

作者:孙文胜  时间:2017-09-27  

 

唱戏的九儿

 


    九儿猫儿一样悄声走过,沿街的窗棂、门缝里就伸出了一溜儿大小黑白不一的脑袋。

    身后有女人粗粝地呵斥,进来,不怕冻僵了你!

    男人讪讪地应道,我闻到胭脂的香味了。

    一夜北风,小街上积了尺把厚的雪。炫目的白光里,有一老一少两个身影在扫落雪。老的是九儿爹,少的是九儿。

    “唰,唰—”另一头也传来了扫雪声。九儿抬头一看,是在甘肃当兵回来探家的谷子。

    大队长披着褂子打旁边路过,肥厚的嘴巴咧了几咧,罚地主扫雪,你掺乎个啥?

    谷子的眼睛瞪得像铜铃,我自觉自愿学雷锋,你也管?

    小镇不大,是描在黄土褶皱里的小墨点儿。百十来户人家,朝耕夕作,闲暇时都迷恋一个古老的剧种:秦腔。他们哭了唱,笑了唱,死了唱,生了唱,秦腔就像是半条命。九儿身材俊美、嗓音圆润,小小年纪便成了远近有名的旦娃子(旦角)。

    回到家,爹说,嫁给谷子吧。

    九儿说,他老是看我。

    爹说,他根正苗红、英武刚强的,没人敢欺辱。

    九儿水灵灵的猫眼眨了眨。


    隔了两年,九儿果然就嫁给了当兵回来的谷子。谷子三十娶妻,把九儿看成了金蛋蛋。天上落雪了,他几十里路从厂子骑车回家,就为给九儿暖被窝。单位发了白蒸馍,他一个不吃带回家,笑着说就想吃九儿做的窝窝头。

    可他,不乐意九儿去唱戏。

    谷子越是不让唱,九儿偏偏越想唱。锣鼓“咚咚锵锵”开了场,她就趁着谷子熟睡了偷偷跑。谁料一抬步,谷子却门神一样杵在房门口。九儿左跑他左挡,九儿右冲他右拦。谷子得意地嘿嘿笑,九儿一猫腰,就从他胳膊底下溜跑了。谷子没着了,就撑着眼皮守在房檐下。九儿佯装在炕头做针线,长辫子甩出了木窗棂。来呀,进来。谷子瞅了一眼没动身。隔会儿,窗里传来了“哎吆”声,谷子心一紧,三脚并做两步就跨进了小房子,是不是针尖扎了手指了?房内的光线有些暗,谷子愣怔着没回过神,九儿嘻哈笑着跳下炕,就从外面拴住了门。

    咳咳,这鬼精灵真是没治了!谷子无奈地摇摇头。

    退休后,谷子患上了脑梗塞。谷子管不了了,九儿却自行断了戏瘾。她每天忙完地里的活儿,就搀扶着谷子踱步子。早上起床穿衣服,谷子像孩子一样举着手。九儿说,别动,穿好衣服,就推你出去晒太阳。谷子想吃水果,九儿就用小刀切成块。谷子吃一块,她递一块。谷子噎住了,她赶忙搂住捶背脊。过了两年,谷子拄着拐子能自己走路了。

    初秋的一天,九儿去田里锄玉米。天上飘过几团云,吧嗒吧嗒就下起了雨。眼看只剩下小半垄了,九儿就顾不得雨,低头慌忙赶活计。谷子拄着木拐在地头喊,还不回家,不怕淋死了?一句柔情的话,硬是让他缀上了一个凶凶的小尾巴。他手里握着一柄伞,话没说完,人就跌坐在渠沟里。

    那天晚上,九儿做了一个梦。她梦见谷子骑着自行车带她去看戏。那戏里的人物,好些个儿她都认识:王宝钏、胡凤莲、金枝女……她们的一招一式、一颦一笑,迷得她不忍眨眼睛。戏台前,人山人海的好拥挤,她个儿矮,看不见,谷子就让她坐在了肩头上。忽然,谁在背后发了声喊,她打个激灵就惊醒了。

    拉亮灯,穿好鞋,她想给谷子倒口水,就发现谷子睡过去了。她哭,她喊,她闹,谷子再也叫不醒了。


    出殡那天,灵柩缓缓地抬出了门。憔悴的九儿忽然说,慢,待我给谷子哥唱折戏。

    一句话,呛得唢呐、锣鼓哑了声。

    族长老八婆半闭着眼,低沉的嗓音在头顶打旋旋,活着时,他耳朵里可听不进咿呀声。

    儿子小虫说,多年不吊嗓了。娘,你能唱么?

    九儿转身进了房。再出门时,已是缟衣素裙麻面鞋。

    器乐响起,九儿的《花亭相会》开唱了。

    前边走的高文举,

    后边紧随张梅英。

    高文举偷眼把她看,

    张梅英后面观貌容

    ……

    这出戏说的是宋代书生高文举得中状元,被丞相温通强招为婿。发妻张梅英心中悲痛,赴京寻夫,两人花园相遇的故事。九儿一身兼两角儿,一句花音,一句苦音,强烈的反差,唱得人人抹眼泪。

    突然,儿子小虫匍倒在了灵柩旁。他手里握着一卷泛黄的纸,爹呀,娘给你唱戏了,您听听再走吧。

    大伙儿一时发了懵。八婆睁大了半闭的眼,小虫就将纸卷展开了。原来那上面,满满登登都是谷子一笔一划抄的戏词儿。


    (孙文胜 运销集团)

上一篇:田宏伟散文——《凤凰...    下一篇:亚东长篇小说《总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