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文苑撷英
倪小红散文——《师恩如山》

作者:倪小红  时间:2017-09-11  

 

师恩如山

 

    周末在翻阅《陕西工人报》报纸时,突然在副刊版面上看的韩景波老师的散文《日子需要欣赏着过》,读着甚为亲切。

    韩老师是我初中历史老师,他是中国教育文学研究会会员,陕西作家协会会员。中学毕业后,我一直没有和他联系,特别是参加工作后,原因是觉得自己一直无所建树,愧对当年老师一片教诲。不成想,这一别竟是十八年。韶华易逝,光阴苒冉,转瞬我已过而立之年,许多往事随着岁月的冲刷而淡忘,但韩老师的印象却历历在目,时而涌上心头,于是决定回老家探亲时去探视一下这位久未谋面恩师。

    一个夏日的午后,天热的蝉儿在林间嘶鸣,我走进曾经熟悉的三要中学大院,一座五层的家属楼便仰入我的眼帘,楼房走廊里到处散发着油印纸的清香,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想象着韩老师的模样。

    通过多方打听得知韩老师在家属楼三层最后的一间房子,一扇普通的木板门,关得严丝合缝,我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听了听,门里面传出轻微的响动。我举起手,轻轻地叩两下门,听见门里有人说“请进”,推开门,韩老师伏案疾书。我赶忙做自我介绍,说明来意。他只简简单单的说:“好,你稍等”。我轻轻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静静的等他。这时,只听见笔尖在纸上的沙沙声,象春风拂过幼林,像流水漫过岩石,象春蚕咀嚼桑叶……,不大一会儿,韩老师回过头来,一脸的汗水。他说:“早上《西安晚报》编辑打电话,让我写一篇反映小镇风情的稿子,这不,灵感一来,就写开了……”,说话间,一杯清茶送到了我手中,他这才打开风扇,慢慢的呷了一口茶水,与我聊起来。

    韩老师模样和十八年前变化不大,很清秀、消瘦,但精神健硕。他是我的人生第一位启蒙老师。时隔十八年,我仍记得他上的一堂课,那天他带着两幅山水画,一副是出于名家之手的画,画的是优美逶迤的山岭,蜿蜒盘旋,犹如一条正在酣睡的巨龙,俯瞰足下,白云弥漫,环观群峰,云雾缭绕,一个个山顶探出云雾处,似朵朵芙蓉出水。另一副山水画却截然相反,气韵、气势、意境、气象与第一副大相径庭。他说到每个人的人生就是一张白纸,自己就是画笔,若想人生就像这幅名山胜水流芳百世,就要好好学习。对于一个农村孩子,上大学是成功最捷径的一条路,不要在该奋斗的时段选择安逸。否则,当父母需要你时,除了泪水,你一无所有;当孩子需要你时,除了惭愧,你一无所有;当自己回首过去,除了蹉跎,你还是一无所有!对于当时好动、贪玩的我竟然把老师的教诲当成耳边风,现在我每次回想起老师的教诲我都后悔不已。

    韩老师教历史课,他从不拘于课本,不拘于正史,往往教材之外,他引用野史轶闻,旁征博引,课堂上他循循善诱,娓娓而谈,氤氲着历史烟云,弥坚了学生爱国之心,报国之举。

    韩老师经常写散文写诗,尤长于写亲情,他写亲情,抒发终极人文关怀,挽悼先父,敬爱长辈,字字如钧,力透纸背;他写人生感悟,从一朵浪花﹑一缕霞光说开去,启人心智,发人深思,耐人寻味;他写山水游记,春风秋雨,夏云冬雪。使人如历其境,饱览大千世界之瑰丽风光。

    当我们讨论的文学创作时,我说自己也爱好写作,但总写不出好作品,他说,写作是一份清苦的差事,需要毅力,恒心,更需要忍耐。要耐得起清苦,耐得起寂寞,绝缘于外面的花花世界,按住浮躁,沉下心来,把自己当作一碗奶、一杯茶、一块糖,以深沉的抑或朴素的、甜蜜的抑或苦涩的精神食粮,奉献给别人,让世人去咀嚼、去品尝,去欣赏,去感悟,去升华,去陶醉,这是搞写作人最大的满足。

    人生得一知己难,得一知己的老师更难,与韩老师的交谈我受益匪浅,时间总是过得好快,不知不觉中半天就过去了,当我带着韩老师近10年的散文作品集,走出那扇大门,韩老师已过知天命之年,但他依然如孩童一般生活着,春风化雨一般的育人,皈依佛门一般地写作着。他注定是我人生中难能忘记的一位值得尊重的老师。

    (倪小红 黄陵矿业)

上一篇:任来虎散文——《探监...    下一篇:张新苗散文——《切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