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文苑撷英
任来虎散文——《探监》

作者:任来虎  时间:2017-09-11  点击:598次

 

探 监 
 


    今天十九号,是每月探监的日子。

    秋日的阳光,亮堂堂地照着大地,我站在公路边的大树下等人,身旁高大笔直的杨树上,蝉鸣阵阵,眼前疾驰而过的车辆,带起阵阵灰尘,卷起秋日的落叶飞旋飘荡。此时,远远地看到还在服刑朋友的妻女牵手而来,突然间觉得心里像飞进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难受。

    孩子乖巧懂事,礼貌地向我问好,我微笑着点点头,拍拍孩子瘦弱的肩膀,有点眼热,于是抬头望望蔚蓝的天空,转移自己的视线和心情。待她们母女上了车,司机小王就发动了车子,通往劳改煤矿的公路,坑坑洼洼,行驶的车子左右颠簸,慢慢地拐进山坳,沿着蜿蜒的河道公路,向着深山里开去。小王一边开车,一边嘴里嘟嘟囔囔地评价着恶劣的路况,我也无暇顾忌这些,偶尔回头看一眼坐在后排的娘俩,见她们脸色凝重,一路无语,孩子紧紧地攥着妈妈的手,不时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我轻轻地叹了一声,回过头来,望着眼前起伏连绵的大山,积压在心中的闷气让我感到胸口胀痛。

    一小时后,车子开到了监狱的门前,进了大门,前面是一片武警的活动场地,再往里面开,就是高墙了,高墙上有几层电网,最高处是环成一圈又一圈带铁刺的网子,抬眼望去,那尖尖的铁刺,威严肃穆。一位持枪的武警战士站在岗楼凝视着远方,另一位全副武装的武警在高处的平台上来回巡视。第一次到这地方,环顾四周,让人心里不由发怵。

    探监手续很快就办好了,一位狱警将朋友爱人带来的药品一盒一盒地拆了包装,闻了又闻;把换洗衣服也一件一件的展开,衣服兜里摸来摸去,非常细心,我不由得解释里面没有啥,但他似乎一句也听不见,只管进行着自己的工作,这也许就是职业习惯。

    检查完毕,在狱警的带领下,又进了第二道大铁门,来到一个玻璃幕墙边,透过玻璃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简单的摆设,不一会,朋友在一个年轻狱警的带领下,走出了小铁门,来到里面的玻璃墙边坐了下来,他的表情木讷,然后慢慢地拿起话筒,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开口。

    朋友本来个子就高,瘦高的有点驼背,再看到的时候,感觉消瘦了一圈,头发很短且白,苍老了许多,脸色看起来有点蜡黄。在我的记忆中,他留着乌黑的偏分头,着装干净整洁,而此时,两只眼睛也似乎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从表情上,我能感觉到此时他心情的复杂和难堪,对于他的受贿犯事让我想起来既生气又惋惜。我细心的打量着里面的朋友,看到他还未开口说话就先落泪了。年轻的狱警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也听不清说了些什么话,让他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

    隔着玻璃幕墙电话聊天,他对我说:“谢谢你能带着我的家人来看我,唉!我已经这样了,受贿区区二十万,为贪财丢官,世上也没有卖后悔的药,不多说了,只是家中的父母你替我多操点心,都不知道老人能不能承受这样的打击啊!有时想想我揪心地痛苦,彻夜难眠啊!”说着他哽咽地伏在了台面上。

    他曾经也是企业的骨干和精英,如今的反差让我也觉得很是遗憾,替他惋惜。只能安慰他:“想开点,不要伤心,已经这样了,还是自己关照好自己,既然世上没有后悔药,你就按时吃你爱人带来的降压药,一定要把自己身体保护好,争取减刑,到时我再来接你。”此时此刻,我就是心里再难受,也不想让眼泪落下来,怕影响到他的情绪。

    在他和妻子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盯着女儿打量,在他和女儿说话的时候,脸上才有了浅浅的微笑,慈祥的目光看着女儿然后低沉地问道:“妮子,大学学习受影响了吧?没有人欺负你吧?看到你爸爸很高兴,就是叮嘱你照顾好妈妈,好好学习,争取本科毕业考上研究生。”孩子也目不转睛地看着爸爸,点头答应着,温和地给爸爸说着宽心的话语,此时,我却觉得孩子比我们大人更坚强。

    朋友的妻子只是个哭,眼睛红肿,半天说了几句:“你血压高,自己按时吃药,我会照顾好老人和孩子的,你想开点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知道吗?”

    女儿坐在妈妈的旁边,伏在妈妈的后背上,专注地望着爸爸。

    望着眼前的一幕,我感觉鼻子有点发酸,便转过身去,漫无目的地看着那些挂在墙上的警示标语。

    探监只有半个小时,耳边不时传来狱警走来走去的皮鞋声和“抓紧时间”的催促……时间到了,我们都怔怔地站在原地,朋友不停地挥手示意我们离开,然后恋恋不舍地扶着门框,看了我们一会,才走进了里面的铁门,那种失望的目光让我闭目长叹。在我心情沉重地向门口走去的时候,送我们的狱警说:“犯人刚进来的时候心情都不好,尤其见了自己的亲人,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慢慢就好了。”

    孩子依然站在那里,无望地看着里面,当我们无语的走出监狱几道铁门后,孩子突然间蹲在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母女相拥而泣,我也不知所措,抬头望望高墙电网,作为朋友也怪自己过去提醒他的少,我想在此时高墙里面的他一定会更加地难受和后悔。

    车子开出监狱大门,已经是午后了,打开车窗玻璃,河道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耳旁凉风阵阵,山坳里松涛声声。坐在后排的母女俩仍然不停地哭泣。偶尔看到一只小松鼠在林中自由跳跃,我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一口,吐出长长的烟雾,那烟雾随着外面吹进来的风飘窗而出……

   (任来虎 黄陵矿业)

上一篇:李宝散文——《一份京...    下一篇:倪小红散文——《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