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文苑撷英
李宝散文——《一份京酱肉丝的遐想》

作者:李宝  时间:2017-09-11  

 

一份京酱肉丝的遐想

 

    京酱肉丝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北京菜,以猪里脊肉为主料,“酱爆”烹制,以葱丝、腐皮为辅料,可配黄瓜丝等,口味咸甜适中,酱浓郁香,风味独特。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位陈老汉和他的孙子狗子两个人相依为命,以做豆腐为生。每天上午陈老汉领着狗子到全聚德烤鸭店送豆腐,狗子看盯着烤炉里挂着一只只被烤得滋滋滴着油颜色红红的烤鸭,久久不愿意离开。狗子想吃烤鸭,可陈老汉买不起,陈老汉只能连哄带骗答应等攒够了钱过年的时候就给他买烤鸭吃。转眼就到了年底,老汉早就把答应孙子的事情忘记了,可是狗子却是念念不忘,买是买不起的,就是买得起烤鸭店都关门过年了。看着狗子难过的样子,陈老汉很着急。陈老汉想法设法用肉、酱、豆腐皮等,照猫画虎就做好了“烤鸭”,狗子用豆腐皮卷着大葱和“烤鸭”,爷俩度过了一个幸福的春节。狗子后来成了一名水平不错的厨子,烤鸭也是常吃了,却总体会不到第一次吃烤鸭的感受。后来陈老汉以实相告,狗子这才醒悟,后经过他的不断改进,才有了今天的京酱肉丝。

    周末,带爱人和女儿去一家熟悉的煎饼店。京酱肉丝是必点菜,或许京酱肉丝和煎饼更配哦。聪明的女儿悄悄告诉我:“爸爸,为什么旁边的奶奶吃的饼和我们的不一样?而且他们只有一份京酱肉丝,没有别的菜”。我告诉女儿菜只能吃多少点多少,不能浪费;吃饭的时候也要专心,不能左顾右盼,不能讲话。可是,我还是不由的把目光转向她。

    奶奶大概六十岁出头,衣着朴素。对面和她一块吃饭的应该是他的孙子,一身校服,嘴边沾满酱,满脸的笑,他只要腾出手来,就给他奶奶喂菜。确实,两个人只点了一份京酱肉丝和一份饼,奶奶的饼是从她自己从包里掏出来的,每每他孙子把菜喂到她嘴边时,她总是闭着眼睛使劲摇头,偶尔吃上一口,奶奶孙子脸上都会露出满意、心疼的笑容。

    我看着奶奶的饼似乎有点硬,咬一口饼赶紧喝口水。我百感交集,眼泪在眼眶打转,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起身去趟洗手间。

    当我洗完脸走出洗手间时,他们俩已经离开了。奶奶蹒跚着步子,在“小书包”的搀扶下慢慢走下楼梯。这场景和饭店热热闹闹的嘈杂声很不匹配。服务员正在收拾那个被擦的干干净净的盘子。我爱人正在给女儿卷煎饼:先夹一点土豆丝,挑出辣子,均匀铺开;再夹一筷子京酱肉丝,再挑出葱丝,均匀铺开;挑几根黄瓜丝摆在菜上,从煎饼的一边开始慢慢卷。她不是在卷饼,更像是在做一份精美的手工,呵护一个孩子,捧起一份责任。双手递给孩子的是一份真挚的爱。而我却傻傻的站在那里,觉得自己丢了很贵重的东西,但是又想不起来自己究竟遗忘了什么。

    女儿指着桌子说:“爸爸,快吃!这是我最爱吃的京酱肉丝。”我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你舍得把你最爱的菜让爸爸吃吗?谢谢你!”女儿天真的眼睛里充满了幸福和满足,眼睛被笑容挤成一条线。今天的京酱肉丝确实与往日不同:是全聚德的烤鸭?是酱爆里脊肉?是辣的、咸的还是甜的?

    我不由的想起来这道菜的来历。狗子的“京酱肉丝”不是儿时全聚德的烤鸭,是他和爷爷一块生活的味道;奶奶的“京酱肉丝”是“小书包”的满脸笑容,女儿的“京酱肉丝”是可口的美食。

    对我来说,的确是一道风味独特的菜,肉香、嫩,入口细滑;酱浓,微甜;葱,辛辣;黄瓜丝,香脆,去腻。也是一道生活不可缺少的美味,是爱,是“舔犊之情”,是感恩的心!它真正的味道,可能在生活中才能慢慢品味。

   (运销集团 李宝)

上一篇:芦笛散文——《那是以...    下一篇:任来虎散文——《探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