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文  |  English
你的位置: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员工风采
为了600万矿工地面采煤的梦想

作者:杨建奇 李小艳  时间:2017-08-10  点击:808次

 

他,扎根矿山二十余载,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煤炭;他热爱机电,把全部精力都致力于矿山数字化建设中;他就是黄陵矿业一号煤矿机电矿长——符大利。二十年如一日,他凭借着自己坚强的韧劲和善于钻研、敢于拼搏的创新精神,从一名井下普通电钳工成长为了煤炭行业的“大国工匠”。2014年,由他负责的国产成套设备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在一号煤矿1001综采工作面首次试验成功,把煤矿职工从艰苦危险的工作环境和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不仅圆了我国600多万矿工地面采煤的梦想,而且为中国煤炭行业竖起了新的里程碑。平凡的坚守铸就不平凡的人生,他是新时代煤矿当之无愧的卓越“工匠”,累计完成技术创新成果50余项, 其中33项获奖;发表专业技术论文8篇,申报专利11项,先后荣获陕西省煤炭系统经济技术创新标兵、第八届陕西煤炭工业优秀科技工作者、集团公司劳动模范等多项荣誉。

勤学,机电大拿的修身之道

2002年,26岁的符大利从陕西煤炭建设公司来到黄陵矿业公司一号煤矿做了一名井下电钳工。当时,黄陵矿业公司为打造日产万吨采煤工作面,引进了综采配套设备国外先进的组合开关和变频器。新设备与之前所用的国产装备无论在原理上、结构上以及操作上都截然不同,参数设置全是英文,相关图纸又缺失严重,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个巨大的挑战。在困难面前,内心好强的符大利暗下决心,他坚持每天下班后自学英语,拿出工具书对照图纸说明逐句翻译,又自学CAD制图,悉心研究相关进口变频器的图纸,仔细研究每个零部件工作原理,经过一段时间的钻研和实践,他首先掌握了新设备的工作原理、操作要求以及维修方法。这个不到17的矮个“专家”,骨子里那股爱学习的狠劲令大家刮目相看。

陕北艰苦的生长环境造就了符大利一股子不服输的钻劲儿、韧劲儿,他先后完成的修立柱专用工具、开关外置机械锁和风机断电报警装置等科技创新项目,为矿井机电安全生产工作做出了卓越贡献。

锐思,创新翘楚的成长法则

煤矿特殊的生产环境技术创新尤为重要。作为矿工子弟的符大利目睹了瓦斯事故惨痛教训深有体会,所以他在工作中思考最多的就是怎样干会更省时省力,怎样干会更安全?

20075月,一号煤矿首次在综采工作面运输机上使用了德国福伊特软启动装置,由于井下工作环境恶劣,国内大多数该设备在运行不到四个月就出现超温、阀芯堵塞等故障。针对这些问题,符大利认真观察设备运行记录,分析运行情况;同时,借助网络、相关技术手册查阅了大量相关资料,经过3个多月的研究分析、反复试验,他在福伊特内部循环水路中增加了外部冷却器、调整了机头尾的注水时间,完善了设备的检修制度,编制了福伊特维护和水质标准。经过他的改造,福伊特连续无故障运行270天,在行业内引起了不小震动,得到了德国副总裁薄瑞德的高度肯定。

多年来,符大利组织或参与涉及综采、掘进、运输等多领域的技术改造,累计完成创新成果50余项,申报专利14项(其中3项在审查中),为矿井节约资金1000余万元。

进取,行业魁首的成功秘诀

2014年初,刚刚接到一号煤矿1001工作面薄煤层国产智能化无人开采成套技术装备工业试验任务的符大利激动不已,期望在行业里干出点大名堂的他终于找到了实现个人抱负的机会。

万事开头难,在智能化设备安装运行过程初期困难重重。面对控制系统复杂、自动化系统受工作面主电缆干扰、支架动作频繁损坏通信缆线、煤机接收信号受磁场干扰等问题,符大利连续在井下工作30小时以上是常有的事,由于长时间的疲劳,睡眠不足,几次在工作面几乎昏倒。但他以坚韧的耐力坚持工作,终于完成采煤工艺22项工序记忆割煤法、远程供液泵站过滤站改造、采煤机电缆防脱槽改造、支架自动调斜等12项进行技术创新,解决了国产智能化采煤成套设备技术难题66项,实现了国产智能化无人综采设备工艺流程的第一次优化革新。他参与的《国产装备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研究与工程实践》项目荣获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为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的推广应用做出了突出贡献。薄煤层智能化无人开采的实现,更加坚定了黄陵矿业人实现全矿井无人开采的信心和决心。2015年,黄陵矿业公司实施中厚煤层智能化综采工作面,符大利身先士卒,带领团队在短短45天时间内完成了首个中厚煤层智能化综采工作面的安装与调试,工作面首次实现了超前支架地面远程控制及地面“一键自移”控制,成果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填补了国内空白。他参与的《中厚煤层国产综采装备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研究与应用》项目先后获得第八届陕西煤炭工业科技成果特等奖、陕西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智能化无人开采技术的成功运用,把矿工从艰苦危险的环境和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了出来,圆了我国600多万矿工地面采煤的梦想,对促进我国煤炭开采技术革命和打造本质安全型矿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对我国煤炭工业升级转型和科技进步产生深远的影响。(杨建奇  李小艳)

上一篇:“技术大拿”王少鹏    下一篇:车轮上的别样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