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秦都市报:陕煤化冲刺世界500强--记者对话华炜-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

集团新闻

三秦都市报:陕煤化冲刺世界500强--记者对话华炜

作者:马军伟 任荣 王媚     时间: 2013-08-21     点击:10730次    分享到:

三秦都市报:2013年8月16日A6版

 

   陕煤化冲刺世界500强
记者对话西部能源航母掌门人华炜

         陕西,中国能源大省,到2015年全省煤炭产能将达到6亿吨。当市场对煤炭的需求,因经济增长而强劲时,仅依靠庞大的产能优势,陕西尽可坐享财富。当市场供需失衡,煤炭压港、需求下滑真的来了,陕西煤炭产业又因何长盛不衰?在过去十年,环境与煤炭、交通与煤炭、煤炭与民生,一个又一个的质疑也从未停歇。陕西能源的发展模式,又该如何调和矛盾,为富为民。两个命题同样重要,牵系着陕西经济的未来。
        有分析人士预测,随着煤炭开发的新技术应用,新的国内供应来源正在不断增加,加之进口煤以低价冲击市场,中国煤炭产业的黄金十年即将结束。看一看历史与现实,前有德国“工业心脏”鲁尔区,用新技术新产业成功转型,后有山西在深加工上寻求突围,长期依赖煤炭的资源富集地区,无一不在回归发展的可持续性命题。面向未来,陕西煤炭产业将因何不衰?为此本报记者专程采访了陕煤化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华炜,意欲揭开谜底。

 

初具进军世界500强潜力


        记者:您如何看待当下的煤炭市场,陕煤化集团如何应对这场煤炭行业的经济“寒冬”?
        华炜:煤炭是我国能源的主体之一。煤炭工业的持续稳定发展,对国民经济的发展有着直接且重要的影响。纵观全行业,目前我们国家进入世界500强的煤炭企业共有11家,数量较多。究其原因,煤炭市场黄金十年是一个因素,但我认为,下放的企业拥有了经营权和决策权,它就可以利用市场的机会发展壮大起来。
        以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公司为例,重组之初,我们的销售收入不到100个亿,经过这些年的跨越发展,集团的综合实力得到显著提升,而2012年销售收入达到了1250亿,应该说初具了进军世界500强的潜力。归根结底,无论市场如何风云变幻,企业的生存和发展,靠的还是决策和经营。
        当前煤炭行业、钢铁行业的困难局面还会持续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整个世界经济的回暖还会需要3到5年的时间。做企业需要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就是把困难想得多一点,不景气时间想得长一些。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认为“越冬”的出路有两条:一是在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改革创新方面下工夫;二是在练内功、抓管理、全面提升管理水平上下工夫。

 

三大优势安全越冬


        记者:与外省同类煤炭企业相比,陕煤化集团的优势体现在什么方面?陕煤化集团何以安全越冬?
        华炜:总结我们的企业,我觉得有三大优势。一是发展战略的优势,我们始终以煤炭开发为基础,以煤化工为主导,相关多元互补发展。在突出煤炭、煤化工两大主业的同时,积极布局发展多元产业,逐步形成了纵向延伸产业链,横向拓展相关业务范围,多元互补的发展格局,有力地促进了产业系统的优化和稳定,提高了企业的抗风险能力。
        二是管理体制的优势,我们打破原有的条条框框,以价值链整合与产业集聚为方向,实施集团化运作、专业化运营。同时,打造具有循环经济效应的产业集群,形成了专业化管理为主、区域化管理为辅的大集团体制。这种管理体系在整个行业里都是优势明显的。
        三是合作体制的优势。这些年,我们创造了与国企合作的“三峡模式”、和民营企业合作的“北元模式”,这些多元的合作形式很好的嫁接了双方的优势,达到了双方的协作共赢,为我们企业产业结构优化、提升科技水平、拓宽融资渠道开辟了新的途径。当然我们也有其他诸如资源、人才、组织等方面的优势,这些都是我们在行业寒冬里赖以倚仗的资本。
        在最大限度发挥我们优势的同时,我们重视当前面临的一切困难,要去创新、去改进,要比别人快半步或者一步。其实快一步或快半步的这个空间实际就是你应对困难的一种能力。
        目前我们在陕北的新矿仍有 60—100元/吨的利润,足以应对市场变化。另外我们企业经过多年发展,已经形成了多元互补的产业结构,例如我们有很强大的煤化工、煤电产业,能够和我们的煤炭主业形成内部联动支持、抱团取暖。预计到明年,我们煤化工的利润会超过20亿以上,在煤电方面,接近1200万千瓦的装机也成为企业新的利润源。这些都大大提高了我们应对危机和困难局面的能力。

 

让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

        记者:你如何看待国家调控经济的主要措施?
        华炜:目前的经济形势并没有超出政府预期,政府对经济增长的容忍底线进一步降低,体现了新一届政府在未来发展中“宁可牺牲速度,也要把经济结构调整好”的决心。由此看来,国家调控经济的主要措施,将会从“政府强势干预”转向更多依靠“市场自主调节”。
        所以我赞成中央政府的做法,把更多的主动权交给市场,交给企业,让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也有助于企业的历练和成长。这无论对煤炭行业自身,还是对正在建设“升级版”的国民经济,都具有现实和长远的意义。

 

实践说明陕煤是真的好


        记者:今后的煤炭产业将如何发展?它的市场前景如何?
        华炜:我觉得一个行业好不好,能不能好,国家还是应该从法律、税收等层面控制,通过这些手段去支持创新,支持企业,而少用点行政手段。行业好,你好,不一定是真好。行业不好,你好,那才是真好。我们今天的实践说明:陕煤是真的好。
        我在今年人大会上提出了两个建议,其中一个是限制劣质煤进口。这点从环境保护方面是一个很好的建议,但落实起来很难。第二是税费方面的一些调整,例如现在收价调金,显然是不合理的,就要调整。还有我提出了要鼓励创新,例如煤制油技术在探索时就付出了很高的成本,所以税收方面国家应该支持。目前国家税政司对这个也是肯定的,他们也在想办法。我觉得我们的政府对这些意见都比较的重视,我也是非常高兴。

 

陕煤化前景会更美好


        记者:之前您谈到在专业化和板块管理这方面优势比较明显,像煤化工、煤电这方面会加大做这块吗?
        华炜:目前还是要下大力气做的,从内部平衡的角度讲,“十二五”以后我们煤炭产量的60%会自己消化,加上煤电可能会达到70%,就是一部分煤化工做原料了、一部分供给自己参股或控股的电厂做燃料了,这方面的消耗会占到煤炭产量的60%—70%。我们结构调整合理,内部就形成了一个平衡,会更加有利于企业的稳定发展。
        记者:如何看待目前钢铁板块的亏损?陕煤化重组陕钢是背上包袱了吗?
        华炜:陕钢集团目前处于结构调整期,2011年底重组后,我们的综合成本降了818元/吨,现在仍然亏损,结构调整完成后就会成为很有竞争力的企业。我们的目的就是为陕西培育一个健康的企业,销路没问题,现在只是结构不合理。我刚说的,第一是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第二是管理,只要这两个做好,我们就有信心让陕钢从亏损走出来。
        从产业来说,陕钢和陕煤化的产业互补性还是比较强的,比如焦煤,焦炭的供给。一方面,如果不是陕煤化重组陕钢,背负陕钢的亏损的话,陕钢就完了,陕西就没有钢铁业了,陕煤化是在尽社会责任。另一方面,陕钢的产品还是具有竞争力,正在开拓一条精品钢材的道路。
        我不认为我们重组陕钢是背上了包袱,对于一个有进取心的企业来讲,见了困难是越战越强,我认为陕煤化集团就是这样的企业。目前,陕钢在亏损,我们仍在投入,在对其结构进行调整、填平补齐和环境改造。陕钢亏损,主要在于“先天不足”,因此,这些都是不得不做的事情。重组至今,陕钢吨钢单位综合成本下降了800多元,只要完成了填平补齐,成本会再降 300—400元,完全能够使其从亏损中走出来。明年,你会见到一个具备了强大区域竞争力的陕西钢铁集团。

 

我们的煤化工在全国来说是最好的


        记者:是不是所有的煤炭企业都像陕煤化集团这样适合做煤化工?
        华炜:不一定,我们做煤化工是因为我们这里成本低,原煤又适合于做原料,做强煤化工可以提高煤炭的附加值,增大盈利空间。而像东部一些煤价高的地方就不一定非要做煤化工,当地成本较高,做煤化工利润空间小,他们的选择应该是适不适合上煤化工,上什么样的煤化工。所以他们要做煤化工要根据自己的优势去决定,他们的区域优势决定了他们的煤炭现在仍然有利润,利润也是可观的,那么选择做煤化工就要慎重了。我们的煤化工在全国来说不论是传统煤化工还是现代煤化工都是做得最好的。在传统煤化工上,我们有代表性的北元有完整的产业链,加上循环经济,再加上依托了产地资源优势,这些优势加在一起形成整体优势。而在现代煤化工,我们的中温煤焦油轻质化一直在盈利。这体现了我们企业的管理水平和企业对煤化工领域的深刻认识和把握。目前我们在煤炭分质分级高效利用方面正在做积极的探索,成功开发了一批具有前瞻性的世界领先的实用先进技术,并主导成立了国家能源煤炭分质清洁转化重点实验室,实现把煤炭从燃料变成原料的转变。从国家能源安全角度考虑,战略意义突出。( 本报记者马军伟任荣王媚)

 

上一篇:省煤炭协会、陕煤化集团联合召开第十一次思... 下一篇:陕煤化集团召开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