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张桂英 散文——《父爱如山》

作者: 张桂英     时间: 2022-06-21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父爱如山


半夜手机响了,在寂静的夜晚分外刺耳令人心悸。接通电话,传来父亲的声音。原来是又喝酒了,近几年发现父亲有个习惯,每次都是酒醉了给我打电话,而且是半夜。

想到他的身体状况,医生要求让他戒烟戒酒,每次电话我是千叮咛万嘱咐,可是转眼他就忘掉了,迷迷糊糊的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严厉的告诉他不要喝酒,这样下去很危险,他一听我唠叨就不说话了,留下无奈的我在电话这边生气。

父亲是老村干部。别看他文化水平不高,但他是村里最早的共产党员,当了几十年的生产队长,在上世纪7080年代,带领乡亲们从生产队干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推行,从为了让大家吃饱肚子到勤劳致富,他夙夜在公,勤勤恳恳、风风火火一路走来,深得村民爱戴和信任,小时候他一直是我的骄傲。

父亲睿智平和。他是个左撇子,我一直在想,父亲如果能上学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才,在农村男孩子若是左撇子,就成了大问题。小时候常听奶奶说父亲自幼聪慧,弟兄四个里脾气性格最好,所以身为木匠的爷爷想让父亲传承他的手艺,结果因为始终学不会用右手干活,爷爷就放弃了想法。但仅仅耳濡目染,父亲木工活也干得不差,谁家里有个小打小闹的差事,他都会有求必应去帮忙。

父亲心灵手巧。他会缝补衣服,还会用缝纫机给我们制作新衣服。是他为村里购置了第一批缝纫机,并教会大家如何使用,让母亲那一代人从繁重的手工缝制中解脱出来。小时候淘气的我们成天爬高上低,裤子、衣服上的口子,都是父亲给我们补上的。父亲还会手工编制,他用竹子、柳条编家用的竹筐、背篓,带领全村的男男女女自给自足。那年来看我,70多岁的老父亲竟然带来了亲手绣的两双鞋垫,让我目瞪口呆;他还会给外孙补破洞裤、补袜子,让儿子对姥爷刮目相看。

父亲有语言天赋。最让我神奇的是,他能熟练掌握各种方言,从我记事起,父亲就能讲一口流利的藏语,他每天一大早准时放广播,就是乡村大喇叭,传播党中央的声音,用藏语和汉语通知安排工作,播放红歌、《岳飞传》等评书,还记得那首《北京的金山上》时常在小院、山村里回荡,让我们从小接受思想政治教育,培育家国情怀。

父亲关爱乡里乡亲。他是解决邻里纠纷的能手,村里的汉民都是迁移过来的,藏民是原住民,所以时常有磕磕碰碰的事发生。小时候记得家里总是门庭若市,他很擅长做群众思想工作,谁家的牛羊把麦子踩踏了、谁家的猪把土豆地拱了,芝麻蒜皮的小事都要来讨个说法,而父亲会用藏语把大家说得开怀大笑,最后两家握手言和,高高兴兴拿着奶奶种的萝卜、青菜回家了。

父亲注重言传身教。记得父亲从不训人、发火,无论工作压力多大,都能泰然处之,将村里的大事小情处理得井井有条。他一直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要堂堂正正做人。要与人为善,不能慢怠每一个人。记得包产到户以后,总有些人懒得劳动,生活拮据了就要闹事,父亲永远是和颜悦色地说服,关注他们的衣食住行,帮他们出谋划策解决生计问题。我们三兄妹在父亲的潜移默化下养成了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的生活作风。

就是这样一个勤勉尽职、无所不能的父亲,匆匆忙忙、不经意间就老了。

仔细想想,这么多年电话成了我们交流的唯一工具,清醒时会和我视频,让我好好工作,不要惦记他们;醉酒了肯定是半夜睡醒了打电话,问我何时能回家。突然想起,这种情形就和多年前上学时一样,半夜醒了让母亲给他一遍一遍读我写的信……原来他用这种方式表达对子女的牵挂。

父爱如山,恩深似海。感谢他给予我宽广的胸襟、坚韧不拔的意志,使我勇敢面对一切困难,让我坦坦荡荡一路走来。你陪我们长大,我们一定会陪你慢慢变老,不能让年迈的父母总是在苦忆寝门双白鬓,朝朝扶杖倚闾望的等待中寂寞地老去,下次接电话一定要不急不躁,好好说话。

(运销集团  张桂英

上一篇:马洪 诗歌——《夏日的风》 下一篇:张新苗 散文——《插秧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