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李永刚 诗歌——《回味麦收时节​》

作者: 李永刚     时间: 2022-06-16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回味麦收时节



01


这个季节

算黄算割鸟叫个不停

每个早晨

总会被麦芒扎醒

镰刀“嚓嚓”的响声

就在耳边

粗壮的麦茬

是丰收留下的叮咛


02


我不想让镰刀

挂在老屋的墙上

咀嚼寂寞

那样,我会忘记收割的美好

和美好的收割

面对熟了的麦子

我生怕陌生了

汗水蜇人眼睛的

那种咸涩


03


把收割的镰刀

磨得生亮生亮

把用来装车捆绑的

粗粗的麻绳

盘挂在车上

把骡马牛驴喂得

滚瓜溜圆

把胶轮车架子车

修理得停停当当

只等芒种到来

只等熟了的麦子召唤

就此开启一年中

最最忙碌与紧张的时光


04


“三夏大忙”是特定的词语

表述着辛苦与快乐

炎炎烈日下,一村的汗水

在流淌,男女老少

都和麦子的心

连在一起

紧张繁忙


05


记忆中,算黄算割鸟的叫声

已经很远了,麦子

依然很近,很近

就在西安市高新区锦业一路

一个叫陕煤的小区

就在七楼的房子

金黄色的麦子遍布诗句

黄灿灿的表情

表达着对镰刀急切的

期待,赶快收获吧

面对一地成熟的麦子

开镰收割

是再美好不过的事情


06


麦芒像针一样很扎

划过手指和胳膊

刺痛,刺痛

那是从前切身的感受

此刻,却是需要静心回味的

一种美好

现在,不知有多少人

还能明白,麦芒

在阳光下划过肌肤的

那个疼,是苦中有乐的

那种幸福的


07


抢收抢种,三夏防火

龙口夺食,颗粒归仓

这些再熟悉不过的字句

每一笔都和麦子抱得

很紧很紧

他们的存在属于遥远的过去

属于我小的时候

现在,我很难从手机上

打出这几个完完整整的

词语,我知道他们没有远走

只是蹲坐在记忆的角落

再也派不上用场

回想起这些词语的模样

我眼里会涌出

和麦粒一样大小的

泪珠


08


十五岁那年

那是属于碾打麦子的

夏夜,生产队起完场

人们带着汗水回家

短暂的歇息

静等风的到来,好借风势

痛痛快快地扬场

好让麦子干干净净地

亮相

我和栓民哥躺在偌大的场上

看星星满天,月亮明亮

夏虫在叫,我望着寥廓的夜空

想啊想,想将来长大

自己会是什么模样

村庄会是什么模样

世界会是什么模样

几十年过去了

已经没有了打麦场

也没有了躺在打麦场的

那个夏夜

夏虫清脆的叫声

却在我的耳边

越发热烈和

响亮


09


扬场的感觉

是最最陶醉的事情

木锨把一锨又一锨麦子

扬向天空

自由,豪迈,浪漫

这是庄稼人最喜悦的

自豪时光

风把麦壳吹向一边

黄灿灿的麦子

顷刻,呈现在眼前

簸萁横插麦堆的那一刻

声音特别醉人

一簸萁又一簸萁

麦子装入粗粗的麻袋

“颗粒归仓”的神圣

安抚了每一滴

默默无语而充满期待的

汗珠


10


枣红马驾着辕

大骡子二骡子曳着梢

大胶轮车拉着用麻袋垒起的

满当当的一车麦子

走出打麦场

走出村庄——

去交公粮

年纪不大的我望着远去的车

心里涌起说不出的

那种不舍得

却只能和大人们一样

深情地望着远去的麦子

像送别远去的亲人


11


烈日当空

去拾麦子,这是属于

妇女和孩子的事情

这时,麦子变得

更加亲切而宝贵

拾下的麦子能扎一朵又一朵“圆子”

那是一种骄傲的成就

心里的快乐胜过

任何其他的报酬


12


吃着新麦蒸的馍

吃着新麦扯的面

在辣子和新蒜的伴随下

一家老小,都被崭新的麦香

感动得其乐融融

那一刻,对麦子亲切的感情

从口中而入

自心中升腾

上一篇:张新苗 散文——《插秧之乐》 下一篇:雷红玺 散文——《那年我中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