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撷英

雷红玺 散文——《飘在书里的青春岁月》

作者: 雷红玺     时间: 2022-05-03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飘在书里的青春岁月


夜里失眠,胡乱翻书,忽然想起,关于书的故事,还真不少。

两本《普希金诗歌选》,一模一样。

是他和她分别送的。一个在我过生日时,一个在我毕业前。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很深情的壮族男生,如今是私企老总;她是我的小师妹,很腼腆的大同小姑娘,现在是小学老师。他喜欢她,毕业前才鼓足勇气请我帮忙约她。我和她唯一的合影,是那次游玩他给拍的。当年就惊叹,他俩连选书都如此默契!可是两个人,最终一个南方,一个北方。三十年过去,似乎只有这两本书,提醒着他们曾经有过的交集,和共同的记忆。两本一模一样的书,在我这里,成了一生的秘密。

《简爱》,是师兄送我的。1994年我临近毕业,他专程从山东回到母校,送了这本书。

师兄高我一级,矿建班的团委书记。认识他,是在母校食堂门口的新生报到处。

1990年的9月,我第一次独自出远门。爹把我送到火车上就下车了拮据的生活令他无力向前。但他用一张几十元的车票,把17岁的我送到了远方。从家里到徐州,一天一夜的行程,第一次出远门的胆怯和长途的孤单,让我饥肠辘辘,浑身无力,踏进这所期盼中的学校,竟有几分恍惚。

师兄看见孤零零的我拖着一个大袋子,不由分说,边说话边接了过去。那条快要挨住地面的五彩条纹袋,沉沉的,装了衣服、书、日记本。它们和我仓促离家,一路颠簸,像扑棱着翅膀的小鸟,在人群中跌跌撞撞,连什么时候在哪里挨了一刀也不知道。递给师兄的时候才发现竟有长长的口子,裂开着,看见娘给我准备的床单,还是那么洁白、完整,便心安了。

师兄肤色略黑,牙齿特白,一脸灿烂地笑。一口“俺、俺、俺”,让我确认了这就是传说中憨厚质朴的“善东”(山东)人。他一边拎着沉沉的袋子,一边替我办理报名手续。从东往西,报道注册、领饭票、办水卡……娴熟地办妥之后,又带我奔向女生公寓。

机电902的宿舍在五楼。还没顾上辨路,脚步欢实的师兄就带我穿越了一条又一条林荫道。手一指那栋楼,“就这里、五层!”我双手空空,气喘吁吁跟在后头。楼道拐角扶墙抬头迈脚的刹那,师兄拎着袋子大跨步上楼梯的身影,好矫健!

师兄安顿好我,转身告别。我看到汗顺着他的面颊汩汩下滑。来不及道谢,就已消失。

窗外,九月的徐州,阳光正媚。

三年时间,师兄和我鲜有互动。好像他对我的了解,只停留在我是校园广播站编辑的概念。他不知,这本书在我多么意外!多么奢侈!做梦都想要的书!至今他都不知道,正是这本书,让我感恩终生。

接下来是对《简爱》 爱不释手的记忆。

毕业那年的元旦晚会,同桌小马,一个和我一样自卑又好强的女孩子,被我拉着,表演了一段《简爱》的电影对白。“你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我向你起誓:如果上帝赐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于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于离开你一样。上帝没有这样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同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

也许,这也是两个临近毕业却不肯将就的小女生,面对尚未来到的爱情和事业,发出的宣言。

师兄的贴心,让我拥有了自己的《简爱》,和简爱的独立、要强。

虽然后来,我没有像简爱遇到罗切斯特那样幸运,甚至再也没有机会重温台词,但简爱在磨难中追求自由与尊严的精神却一直鼓励我:“渴望具有超越那极限的视力,以便使我的目光抵达繁华的世界,抵达那些我曾有所闻,却从未目睹过的生机勃勃的城镇和地区。”

《飘》是我在校时借同学的。看了还想看,一直未读完。毕业后,他来看我,送他的路上,竟然谈起了瑞德和斯嘉丽。

秋日的风卷起了落叶,也卷走了那个穿着风衣、翩然而来的少年。

还有一本《泰戈尔诗集》,是来租房的姐姐送给我的。她听说我喜欢读书,专门挑了这本。其实她不知道,我最喜欢泰戈尔的诗!那时的我,深陷泥坑。恰如诗人笔下而言:“我像麝鹿一样在林荫中奔走,为着自己的香气而发狂。夜晚是五月正中的夜晚,清风是南国的清风。我迷了路,我游荡着,我寻求那得不到的东西,我得到我所没有寻求的东西。我自己的愿望的形象从我心中走出,跳起舞来。这闪光的形象飞掠过去。我想把它紧紧捉住,它躲开了又引着我飞走下去,我寻求那得不到的东西,我得到我所没有寻求的东西。”

“天空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不是“鸟儿已经飞过”,而是受伤在地。面对困境,我无力突围。

飘在书里的故事,伴随着我的青春岁月。《红与黑》《悲惨世界》《红楼梦》……这些百年经典,让我穿越时空,随着书中的人物出出进进,吟着备好的台词哭哭笑笑……

我对书,有一种偏执,据为己有的偏执。借人不舍,送人心念。不是因为古旧,不是因为吝啬,只因为,守着她,心安。书,是我的闺女。闺女从哪来,到哪去,我记得清清楚楚,包括那些飞走了的书。最好的书,会推荐给要好的朋友。结果,《荆棘鸟》飞了,《围城》她忘了,问起《呼兰河传》,他尴尬地笑笑……

读书,纠结之外,趣事当然也有。

想起小时候,家里没有少儿读物,三姐学习、人缘样样都好,时不时会借到老师、同学的书带回家。那天我看见了早就听说的《皮皮鲁的故事》,心生痒痒,为了不让她发现,把书卷在袖筒里,边上茅厕边读,想快快读完再悄悄放回去。谁知引人入胜的情节让我不禁傻乐起来,竟忘了身在何处,读着读着,像往常拿着书往炕上躺下去一样……

成年后,当我经历人生的沟沟坎坎,无论心灵承受怎样的打击诋毁,我总想,环境再糟,也比不过当年那个粪坑;情形再孬,也强过浑身沾粪的境遇。

读书,让我观在其中,乐在其中,沉在其中,醉在其中,思在其中。


(澄合矿业  雷红玺

上一篇:李永刚 诗歌——《礼赞劳动(组诗)》 下一篇:张新苗 散文——《桥山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