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中国煤炭报 :榆北“煤亮子”的幸福选择题

作者: 汪琳 姚媛 杜鹏     时间: 2020-07-31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中国煤炭报  2020年07月30日1版


榆北“煤亮子”的幸福选择题

——陕煤集团榆北煤业公司职工奔小康二三事


汪琳 姚媛 杜鹏

已过而立之年的“北移”夫妻刘江斌和王丹丹,三年前鼓起勇气离开老矿区,来到千里之外的新矿井,开启了人生第二段追梦之旅。

硕士研究生毕业的刘超、李安宁,不去机关偏要下井,誓言要“改变父母对传统煤矿的认知”。

无论是“走出去”还是“留下来”,他们的人生选择题都在陕煤集团榆北煤业公司找到了答案——2017年以来,随着榆北智慧矿山建设不断推进,大批“追梦者”在这里落地安家。在广袤的毛乌素腹地,他们的幸福生活之花正在绽放。

“走出去”,幸福生活是可以看到的彩色

前几天,一放暑假,王丹丹就将在榆林上学的两个儿子接到了曹家滩矿。

刚进矿区,孩子们就吵着要下车:“彩虹,妈妈快看!”

“这里每天都有彩虹哦。”王丹丹会心一笑。晴天时,矿区的喷泉水雾中会出现半边彩虹。曹家滩矿虽地处沙漠,矿区里却绿意盎然。

独有的矿区蓝、葱茏掩映下的办公楼,亭台香榭,一汪碧潭……这就是王丹丹跑步时见到的陕北风情。

2018年,王丹丹和刘江斌来的第一个春天,矿区还是季风一起就飞沙走砾。这让她格外怀念故乡关中温润的春天。

后来,每天午休时,王丹丹有空都会到八楼的健身房跑步。从落地窗放眼望去,她眼前的景色一直在变:最初,荒地上只有横七竖八的临时建筑;后来建筑拆了,地上铺了一片草皮,虽然没造型,终究还是绿的;到了今年春天,草皮枯了,地上出现了一堆土。这让王丹丹有点失落,有一丁点绿也是绿呀。再然后,土堆成了假山,又有了树、亭子、观景台,还架起了桥……王丹丹每次跑步时看过去都有小小的惊喜,“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步步变得色彩斑斓”。

王丹丹和刘江斌原是陕煤集团澄合矿业董东公司职工,夫妻俩读书时念的都是机械制造及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同在机电管理部门工作,刘江斌还是部门负责人。

2017年,王丹丹带着孩子随丈夫从关中来到陕北。谈到“出走”的原因,王丹丹只说了五个字——“智慧化矿山”。

王丹丹至今都记得,刘江斌当时给她看榆北煤业招聘信息时的激动。“智慧化矿山建设项目”,就这几个字,深深吸引了两个人。“设备先进、采掘条件好、待遇也好,这是一次机会。”丈夫很坚定。

虽然王丹丹有过纠结——故乡千般好,但为了能在事业上有更大的进步,两口子还是决定“北移”。

2017年12月,王丹丹两口子来到还在建设中的曹家滩矿。矿区的荒凉让她始料未及,但如火如荼的建设场景,又让她对未来充满憧憬。

工作步入正轨后,夫妻俩把父母孩子都接到了榆林。因为刘江斌工作太忙,家庭重担基本都落到了王丹丹肩上。从家到单位,她每天要开车奔波近百公里。

“他很优秀,工作起来特别踏实投入,我想支持他的工作就必须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王丹丹说。

短短一年时间,刘江斌从机电区区长干到综采区区长,忙到一个月甚至回不了一趟家。

“我俩在一个办公楼,但有时一连几天都打不上照面,习惯了,有急事儿就打电话。”王丹丹说,虽然见不着也安心。在老矿区是坐罐笼下井,再走1公里多路,虽然很安全,但坐罐笼有晃动,她还是会担心。

现在刘江斌聊着天坐着网约车就到工作面了。而且,井下视频监控与手机终端连接,能够提前对生产问题决策预判,下井次数也比以前少了,更便利了。

“从第一次踏上毛乌素沙漠这片沸腾的海洋,我就坚信手中智慧煤矿一定能变成现实。”让刘江斌兴奋的是,去年他还被选派到陕煤大学思创学院参加学习,在业务上更进了一步。

7月27日,对王丹丹、刘江斌来说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这一天,他们搬进了在榆林购置的新家,告别了租房的日子。用王丹丹的话说:“奋斗让生活多了那么多色彩。”

“留下来”,我的青春我做主

“走出去”还是“留下来”,留在井上还是去井下,这是每个煤炭人都可能遇到的选择题。榆北煤业小保当一号煤矿综采二队队长刘超、二号煤矿生产技术室副主任李安宁同样面临过。

2017年7月,刘超从西安科技大学毕业。“找工作时,我父母认为好好的硕士研究生,怎么能去煤矿,心里老担心被别人笑话,说他们儿子是‘煤黑子’。”刘超告诉笔者。

“在父母工作那个年代,瓦斯爆炸、事故基本就是煤矿的代名词,所以我特别能理解他们对煤矿的偏见。”刘超说,但他实习时去了很多煤矿,亲眼看到了智能化矿区是怎么解放人的。

所以,2017年毕业时,刘超不顾家人反对,在西安的陕煤集团技术研究院和大漠中的榆北小保当公司之间,选择了后者;同年12月,在该公司机关工程管理部和综采一线之间,他再次选择了后者。

“我是学采矿的,只有下井才能发挥专业优势,现在都是智能化矿井,劳动强度和安全系数今非昔比,而且生活方面单位都给安排得妥妥的,我只要专心干工作就行了。”刘超说,至于家人的思想工作,他只能一个个慢慢做。

工作后,刘超接父母到矿上探亲,小保当公司安排了“星级”家属房。参观了地面一键启动远程智慧采煤,体验了“刷脸”就能吃遍美食的智慧餐之后,父母终于相信了刘超的话。他们回去后,再也不避讳谈刘超的工作,而是“逢人必将矿上所见所闻‘炫耀’一番”。

“很庆幸两次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都做了正确抉择。”刘超说。仅工作了一年多时间,2018年12月,他就获得了全国煤矿建功立业优秀大学毕业生荣誉称号,还被任命为小保当一号煤矿综采二队队长。

和刘超经历相似的,还有小保当公司二号煤矿生产技术室副主任李安宁。他是中国矿业大学的硕士研究生。2018年一毕业进公司,他就主动申请下井,从综采区一名普通支架工做起。

初次下井,李安宁发现,虽然自己是学采矿的,但对井下各种生产设备、生产工艺还是感觉很陌生。干了半年后,由于工作出色,他被借调至生产技术室工作。之后,遇到综采区第二个工作面设备安装,他再次主动请缨回到综采一线。2020年初,由于工作需要,他成为该公司二号煤矿生产技术室负责人。

“来矿上这两年,是我成长最快的两年。”优秀四员两长、希望之星优秀大学毕业生生、全国煤炭行业优秀共青团员……两年来,李安宁的业务在成长,也斩获了诸多荣誉。





上一篇:中国煤炭报:陕煤集团黄陵矿业兄弟俩的故事 下一篇:三秦网:陕煤集团成为陕西省内首家TDFI企业